太阳城官方app

「DR」淇水在右泉源在左 /四月

  我们害怕彼此突然间的消失,所以我们习惯不停地等待,等来了喜乐,或是哀愁,都要自己去承受。于是我们又习惯了冷眼看那川流的人海。我们偶然相遇,相识,然后相离。

  也许习惯就是一个美好的借口。它让我们学会长大,兴许我们永远都长不大。读小四对彼得潘的书评,还是四年前,感觉是那么温馨恬美,如今想想,却又那么矫情。我们没有魔法,我们不是哈利波特,我们不可能让时光停滞。青春在那么汹涌残酷地奔走,以决绝的姿态。

  江湖子弟江湖老。除了那些泛黄的扉页与回忆,除了那些苍白的文字与照片,除了我们不断接受的处世法则与默然的笑,我们的青春无处安放。

  想想这些孩子真的足够幸福。他们可以在初中就不断地敲击键盘,敲出与年龄不符的哀伤,然后诱惑人的眼。若早个四五年,那时的电脑怕还是稀奇货,我们至多只是上网载歌查资料。那时的文字,只是稚拙地记录在本子上,一页又一页。那时,我们去买小四的书,看他的明媚与哀伤,后来我们知道了他的很多文涉及抄袭。我们去租风云的漫画,看江湖的血雨腥风,后来我们看到了风云的电影与电视,以及现在的《风云决》。

  每一年都像前一年,一眨眼的时间就擦过去了,来不及去想什么。创作上没有什么进步,一直在停留,一直在徘徊。以前那些回头的痕迹,突然变得十分丑陋,不忍再去看,不像从前,那样的沾沾自喜。愚蠢可笑。

  其实,自己不是孤单一人。有村上、有苏童格非、有王小波、有安妮、有茨威格、有金庸、有余华——有喜欢的他们,有他们在前面给我的光芒。一直都觉得自己太过愚钝与懒惰,总不能向他们汲取更多的养料。

  很多人都劝我,这是一个过程,一个沉淀的过程。我明白:这是一场漫长的坚持。除了放弃,否则无法摆脱那种深陷其中的痛苦。

  曾经可以编织那些华丽的辞藻,挥霍时间,然后得到过客的停留,得到一时的满足。可是那样又有什么用?无法表达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想法,无法得到真正的满足,只会亵渎事实。

  我们总是不断地在这条路上抛开什么,然后努力寻找什么,然后获得什么——即使得不到,那又怎样呢?

  我知道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在默默坚持,他们得不到承认,可他们在这条路上坚持的姿态烙刻在了我的脑海,成为我永志不忘的精神坐标。

  我不想写鸿篇具制,我也没有那种野心,我所要表达的,只是自己这么菲薄的年岁所感受到的感觉;我所想要做的,只是构造一条清晰明贯的线索,让他们窜联,使他们不止凌乱,不至于让人看了不知所云。似乎这样,才不枉费自己十年阅读的积累,才不枉费对文字的热忱。我在阅读与创作上付出的不算多,比起有些人,真的不算什么。只是有时不经意的几句玩笑话,会让某些朋友误会。你们不知道,现在生活中的自己习惯了低调,习惯了不要被人提起。有时,甚至会让人以为坐在角落的自己是那样的缺乏激情。

  我想,阅读的激情只有融汇入阅读中去寻,创作亦是。创作或是回到自然,那里才有真正激情的宣泄。或是在自己的朋友,在你们面前,让你们感受到文字里的激情——这就是我的追求。

  漫长的菲薄年月里,如果孤独与习惯已经沉入左岸的泉源,那么阅读与创作也就不觉埋葬在右岸的淇水中。多少个无月的星夜里,自己的灵魂在两岸间往回逡巡,试图借由遥远处腾起的浩淼烟波回溯两河的起点。

 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、自我介绍、联系方式,一经采用,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《蜀门手游》新服“玉璧”开启 天降红包领福利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