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城官方app

徽人物丨义正辞严“正家风”勤廉官风“示后世”

  今安徽淮北在东汉为沛国(郡),承西汉余脉,文化昌盛,属中原学术文化发达地区,以经术入仕位至公辅者亦复不鲜。

  然而淮北籍一代廉吏范迁却因《后汉书》无传,故事亦未显,细绎零星史料,可窥其廉洁奉公之二三事,聊以警示后人,传承清正之风。

  范迁(?—65年),字子庐,东汉时期沛国相(今安徽淮北)人,初为渔阳太守,继任雍州刺史,后任河南尹,永平四年(61年),明帝刘庄委任范迁为司徒(相当于宰相),范迁巍巍士风,清纯至简,被后世奉为清正廉洁的典范。

  永平四年(公元61年),做了司徒以后的范迁仍旧一贫如洗,清苦自律,从不以权谋私。《后汉书·郭丹传》中记载范迁“及在公辅,有宅数亩,田不过一顷,复推与兄子”。

  作为一朝宰相,范迁从不中饱私囊,为官忠廉奉公,当时范家最大的一笔财产就是几亩住宅地,外加祖上传下来的一块不到一顷的荒地。

  范式老家是个大家族,因人口太多,田地不够种,范迁兄长的儿子来信叫苦,想跟他要点钱。可是其侄哪里知道堂堂司徒大人清正廉洁,从不以权谋私,连朝廷给的俸禄自己都不够用,哪里有闲钱再接济他人。

  家风正,方可行远。范迁一生为官清正廉明、安贫乐道,特别注重家风门风教育。《后汉书·郭丹传》中记载,范迁担任宰相期间,“其妻尝谓曰:‘君有四子而无立锥之地,可余奉禄,以为后世业。’迁曰:‘吾备位大臣而蓄财求利,何以示后世。’”。

  君子之道,造端乎夫妇,因为范迁的清廉,粗茶淡饭的日子让妻子在其身边鼓吹一些“可余奉禄”的“枕边风”。

  面对怂恿自己为“小家”谋私利的妻子,范迁慨然叱道:“我身为国家大臣,岂能蓄财求利,如此则何以示后世!”。何以示后世,道出了“家风”建设的重要性,范迁用自己一生身体力行践行着何为“好家风”。

  范迁不仅廉洁奉公,而且还独具慧眼,为朝廷举荐若干人才。《后汉书·牟融传》中记载“(牟融)以司徒茂才为丰令,视事三年,县无狱讼,为州郡最。司徒范迁荐融忠正公方、经行纯备,宜在本朝,并上其理状。”

  牟融的脱颖而出,就有赖于范迁的力举。范迁从不借举荐之机收受别人的钱财,而是刚正不阿举荐真正有才能的人。后来,在大司农任上,牟融的才能也受到汉明帝刘庄的赏识,刘庄曾经在多个场合表示牟融有宰相之才,这也是对范迁清正倾力举荐的高度认可。

  史料记载当时“(范迁)家无担石焉”,家里连一文多余的钱财都没有,剩余粮食也不足一石,连棺材都买不起,丧事还是汉明帝刘庄特批大司农府动用公款,才将这位倍受人们尊敬的廉吏下葬。

上一篇:「DR」淇水在右泉源在左 /四月

下一篇:没有了